0

北海道照片

attachments/month_200701/8721922851.jpg

在豐平川上, 我冒著跌落溪底的危險拍照

attachments/month_200701/1221707551.jpg

在旭川, 我特別造訪了日本文學家三蒲綾子的紀念館

attachments/month_200701/4104288594.jpg

日本, 到處都有自動販賣機, 我還看到罕見的稻米販賣機

attachments/month_200701/8504131535.jpg

函館的夜景, 世界三大夜景之一, 如夜間的鑽石, 美不勝收!!

attachments/month_200701/7078522247.jpg

北海道不僅有紫色的Kitty貓, 還有紫色的貓頭鷹, 在北海道可說中了薰衣草的毒!

attachments/month_200701/2037898791.jpg

0

迷途

attachments/month_200701/9920180681.jpg

(圖:定山溪的路標都被埋在雪中)

這是來到日本北海道的第六天,前一天晚上下過一場大雪,一早陽光灑遍全身,但天氣好極了。我抵達定山溪。

雖然天氣很好,但由於積雪很深,且似乎在融雪,所以非常寒冷,我沿著手中的地圖找到我想去的「二見公園」之前走走停停,一直在研究如何走到二見公園。明明 手中地圖的路線沒錯,但感覺愈走愈荒涼,而且已

經走了好遠的路,卻還看不到任何指針,愈往山區走愈人煙罕至,眼前蒼茫一片,只有偶爾頭頂幾隻老鷹飛過。

就在納悶與懷疑的同時,迎面走來了一位穿著雨鞋的先生,我像抓到浮木一樣,立刻趨前問路。這位先生雖然不會說英文,但是看著我指地圖上的路線,他馬上明白 我迷路了,而且他立刻會意過來,馬上比手畫腳地

說明大雪把我選擇的路淹沒了,更淹沒了許多的路標,我必須繞往環形的另一邊才能通往二見公園。於是,我沿著 來時路往回走,一路上在冷冷的空氣中用嘴巴呼著氣,裹在外套中的身體熱得冒汗,溫泉都還沒泡已經一身是汗了!

走著走著,有種強烈的感覺,我像是在人生的旅途中探險,地圖雖然是很重要的參考,但盡信書不如無書,倘若能有豐沛的經驗,甚至有貴人出現指點迷津,將免去 許多冤枉路,但話說回來,雖然走了一大段所謂的「冤枉路」,才能夠見識到大雪過後的另外一種生命風景。旅行,真的是體驗人生很重要的經歷。

和這位「救命恩人」道謝後,往原路折返,途中還碰到了兩位年輕的日本女孩,他們從札幌來,似乎對定山溪的路線也不熟悉,手中一直拿著地圖比對路標。見他們 還穿著皮鞋,如果像我一樣走錯路,那肯定很痛苦,我走上前去告訴他們前方道路不通的消息,她們用很燦爛的笑容謝謝我。旅行中碰到的許多人,多半都非常熱情 與和善,你可以輕易地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溫暖互動,這也是旅行吸引人的地方。

0

北海道的三蒲文學

attachments/month_200701/0536712052.jpg

旭川是許多到北海道的日本旅行團不會安排的景點。我心想:「這可是北海道僅次於札幌的第二大城咧,一定有它的獨特之處吧!」我查找了關於旭川的資料,發現它的確在觀光旅遊上不算熱門,但卻是頗有深度的一個城市,這座城市誕生了兩位相當著名的小說家:井上靖與三蒲綾子。
日本文學在華人市場中一直有一定的影響力,許多作家的名字也都耳熟能詳,比如村上春樹的多部小說都曾引發許多年輕學子的廣大迴響;因為日劇而聲名大噪的柴 門文;因為電影「失樂園」而備受討論的渡邊淳一。但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作家應是三島由紀夫,他許多充滿灰色調的作品陪伴我渡過漫長的慘綠少年時期,讓孤獨的 青澀歲月找到一種共鳴式的發洩。
另外,因為我對三蒲綾子的小說《冰點》很熟悉,於是我決定必須走一趟旭川,原因是—-旭川有一座「三蒲綾子文學紀念館」。
三蒲綾子與井上靖,這兩位北海道作家有著很相似的創作成長,他們屬於「大器晚成」的小說家,都是四十歲以後才在文壇發光,三蒲綾子更是在四十歲才寫下她生平的第一本小說《冰點》。
我坐在80路公車上,突然有種莫名的肅穆心情,彷佛朝聖般,我將要走進日本的文學精華之地。下了公車之後,沿著路標往「三蒲綾子文學紀念館」方向前進,我 走的這條路非常筆直,但應可說是一條巷子,因為它不是很寬,大約僅供一輛車通行,路旁的建築多是平房,和旭川車站附近繁忙的都市景觀大異其趣,路的盡頭映 入眼簾的是一大片樹林,有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悅。
午後的陽光從林間灑落,地上鋪著雪白,間歇的鳥鳴傳來,馬上讓人的心境改變,彷佛走進仙境,剛剛行走急促的呼吸,馬上被這個神奇的空間調勻,我拿起相機捕捉在這裏凝結的剎那片刻,這樣的心情很難用筆墨來形容。
這片位於旭川郊區的樹林,就是小說《冰點》的故事發生地,「三蒲綾子文學紀念館」就座落在此片樹林當中。
在寧靜的樹林裏佇立,呼吸著新鮮的空氣,體切感受《冰點》故事中的真實場景。
紀念館的建築小巧雅致,外觀有種日式複古建築質樸的特色,和那片樹林相互揮映出懷舊的色調。文學館外頭還繪製了一幅地圖的立牌,上面標示出《冰點》小說中的每一個場景的地標。
一走進文學館,映入眼簾的是三蒲綾子的大幅照片,文學館內部陳列的資料非常豐富,是瞭解三蒲文學最佳地點。由於想留下文學館中的圖像資料,我特別央求館方 同意我的拍攝行為。在他們知道我是外國人之後,對我的態度十分友善也答應我的拍攝請求,並給了我一個工作用的臂章,讓我可以肆無忌憚地隨時按下快門。
雖說有點「特權」進入館裏,但我可是毫無佔便宜的心,我們還是買了入場券進場,因為我不想在國外落人口舌。
「三蒲綾子文學紀念館」占地並不大,共兩層樓,內部陳列了三蒲綾子所有發行過的著作,生前的照片,還有珍貴的手稿,以及詳細的生平介紹。
《冰點》堪稱三蒲綾子最重要的一本著作,除了讓她得過無數文學獎項、多次改拍成電視劇、發行許多不同語文的版本,更是讓她擠身日本文學殿堂的敲門磚。
三蒲綾子的著作非常多,雖說許多作品不如《冰點》的光芒耀人,還是有許多小說被改拍成電影。更讓人驚訝的是,因為走進了他的文學紀念館,貼近了她的所有著作,我們還發現她竟然寫過兒童故事。
館中還有三蒲綾子生前書房的巨型照片,讓我們可以懷想當時他筆下的人物是在怎樣的情境創造出來的。
三蒲綾子可說是日本近代最重要的女作家之一,不僅將北海道的文化藉由文學作品散播到全世界,筆下許多小說的時代及場景的細膩刻化,更是許多中年日本人童年的共有記憶,加上他一直受病痛之苦纏身,卻一直執著寫作的毅力,也是受許多後人敬佩與學習的榜樣。
走在「三蒲綾子文學紀念館」有種寧靜祥和的神秘感,這樣的心情很玄妙,不知道是因為冬季的冷冽空氣,還是三蒲綾子的宗教信仰,抑或那樣一座世外桃花源,我 們都覺得雖然沒讀過她所有的作品,更沒有和她見過面,但卻和三蒲綾子好貼近也好熟悉。獎,這部小說就是家喻戶曉的《冰點》,這部小說是借著「禱告」、「毅 力」和「夢想」所完成的。從此,三十多年來,她寫了四十多部小說,都是抱著同一的宗旨──「闡揚基督的愛和救贖的真義」而寫成的,但是若你認為《冰點》是 本「宗教味濃厚」的小說,那就錯了!三蒲綾子的文學極為生活化且不著痕跡的闡述「愛」,也反映出人性的愛恨情愁,充滿戲劇張力。
《冰點》入選為「朝日新聞」首獎作品後,晉身為「作家」的活動也開始展開。在和病魔纏鬥的過程裏,三蒲綾子以一個信仰虔誠的基督徒以及其細膩的女性立場,熱情地投入小說創作及發表。
三浦綾子後半生不斷面對病魔的挑戰,一九八二年接受直腸癌手術,一九九二年又罹患巴金森病,但是她從不曾停筆,直到一九九四年還發表長篇作品《槍口》,一九九八年(平成十年)六月,旭川市特別開設這座「三浦綾子紀念文學館」,表達對她的敬意。
一九九九年(平成十一年)十月十二日下午五點在北海道旭川複健醫院過世,享年七十七歲。
三蒲綾子的創作生涯與一般作家比較起來實在不算長,但創作力之旺盛卻是許多文字工作者望塵莫及的,也因為她對寫作的執著,讓她在很短的時間內將文字的能量散發淋漓盡致。
我覺得做什麼事,先別想什麼成就,在三蒲綾子身上,我看到了一種純粹的力道,應該可說是「心誠則靈」吧!